沙巴体育外围app

【一曼有约】对不起,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

  倾诉人物:木子

  倾诉时间:11月

  爸妈对我很好,尽所能为我创造好的条件,按他们以为好的替我安排妥贴的人生。

  上了2年班,不喜欢现在的工作,乏味、枯燥,人生一眼看得到头。我想重新读书,选择自己喜欢的动物医学专业,毕业后开一家宠物店,为猫猫狗狗看病,过自己喜欢的生活。

  爸妈坚决不同意。我妈说我疯了,女孩子当出纳活轻松环境又好,疯疯癫癫地当什么兽医?讲出去也不好听,嫁人也不好嫁。

  我很感谢爸妈对我的付出,但我不是泥巴,不想被你们揉成想要的样子,过你们喜欢的人生。

  看着小黄痛苦死去,无能为力

  小时候,我爸开货车,长期在外跑;妈妈在医院上班,很忙。

  我在乡下和奶奶一起生活,奶奶抱来一只小黄狗,我们叫它小黄,很听话,进出院里总跟着我,陪我吃饭、陪我玩、陪我睡觉。后来,狗大了,我们仍叫它小黄。那时条件差,没有什么玩具,小黄算是能叫会动又听话的大玩具。

  我的童年,小黄占据了重要的位置。我和小黄的感情甚于同村长大的小伙伴,它无条件地顺从我、陪伴我。

  爸妈下乡来看我,妈妈很怕狗,让爸把狗拴住,不准它四处游动。妈妈见我和狗感情甚好,说把我放乡下玩野了,和爸爸商量接我回城读书。能进城和爸妈在一起,奶奶也一起进城,我当然高兴,可是爸妈让奶奶把小黄处理了,谁家要就送谁。我哭闹着,想让爸妈答应把狗一起带进城,但爸爸说城里的房子小,不比乡下宽敞,而且你妈爱干净,不喜欢家里到处是狗毛。妈妈安抚我,说进城给我买玩具,狗就在乡下寄养,以后放假了再和奶奶回乡下看。

  我把小黄当宝,爸妈却当它是草,根本不想接受它。那时我小,根本没能力左右小黄的去留,奶奶把小黄送给了二叔二婶,走那天我哭得很伤心。

  每年暑假、寒假,我都迫不及待地和奶奶回乡,奶奶想她的小院,而我很想小黄。小黄看到我很高兴,摇头摆尾,尾巴摇来晃去,拍打在我身上。吃饭时,我把肉、骨头扔给小黄,奶奶笑我,说我对狗比对人还好。假期结束,我和奶奶回城,小黄跟着我们一直到车边,车门关了它就在外面打转、吼叫。车启动后,我坐在车上往后看,小黄跟着小跑,要撵很远。看小黄撵我的样子心里很难受,恨不能快快长大,能作主把它带回家。

  后来,乡下传来不好的消息,奶奶说小黄病了可能要死。我闹着坚决要请假回乡下去看,爸爸在外面跑车,妈妈拗不过,让我和奶奶回了乡下。我迫不及待地来到二叔二婶家里,见小黄趴在纸箱里奄奄一息,不吃也不喝;我给它喂平常喜欢吃的,它趴着不动;我不甘心,唤它起来,它勉强爬起来走了几步,却撞到墙。

  那时没有宠物医院,农村人也讲究不起,二叔二婶把平时自己吃的感冒药、肠胃药给它喂了,但没有好转,我眼睁睁地看着它可怜地趴在窝里,只恨自己不是医生,不能替它看病。我抱着痛苦的小黄,看它痛苦,看它挣扎,看它在我怀里死去。

  我为它挖了坑,哭着把它埋了。

  没有养过猫狗的人不会明白这种感觉,你最爱的它死了,和你最爱的她、他死了,痛苦的感受一样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死亡,却无能为力。

  此后,我很少回乡下,小黄死了,奶奶在身边,那里再无留恋。

  不喜欢现在的工作,枯燥乏味

  我专心读书,高中毕业时想学动物医学专业,毕业后开宠物店,弥补当年的遗憾,也为和我一样把动物当亲人的人做点什么。

  可是,爸妈坚决不同意,说女孩子学会计,以后工作轻松,一辈子安稳。还说我是想一出是一出,当兽医在农村是最让人瞧不起的,就算是现在也一样,你在城里你要说你是给人看病,别人肯定尊敬你,总想着万一去医院瞧病,还有个熟人可以关照;你要说你是给狗看病、剪毛、洗澡,谁拿正眼瞧你一下,走远了心里还鄙视你,白读几年大学,白花几年钱,读来读去当个兽医。

  我不喜欢会计专业,向爸妈反复强调。我爸说,我也不想一辈子开车,但为了这个家,我开了一辈子的车;我妈说,我也不想在医院工作,整日和病人打交道,神经紧绷地过了一年又一年。爸妈都不喜欢他们的职业,他们反复强调,他们这样过是为了这个家,重点说是为了我,为了给我一个安稳、舒适的家,让我衣食无忧地长大。

  平时不常来往的七大姑八大姨全来了,絮絮叨叨重复我爸妈说的那一套,说我年轻,不知轻重,不知取舍,还说大人吃的盐比我吃的饭多,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等等。

  所有的一切都要建立在稳定的物质基础上,爸妈及众多长辈一再强调,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,企图用自己的人生经历说服我,让我明白按大人说的做才能少走弯路。

  像小时在乡下那样,爸妈再次成功说服懦弱的我,放弃喜欢的专业,选了他们觉得好的专业。进了大学,我发现自己没了高中时的冲劲和自律,大学读书靠自觉,学不喜欢的专业我没有动力。

  我经常逃课去流浪狗基地做义工,帮着打扫卫生,和狗们一起玩耍。好看的狗很快被人领养,基地里大多是老弱病残的狗,像小黄可怜而无助,被家养后又被遗弃,又因病残再无人领养。

  其时,未能学动物医学专业的遗憾,想开宠物店为猫狗看病的欲念如草蛇灰线,为我的人生转折留好了伏笔。

  就这样,我的时间、精力、热情大多在基地在狗身上,学习只是得过且过,学习成绩只求不要挂科,免得回家不好交待。

  爸妈对我的成绩有点失望,但想到当初是强行逼我改的行,也就没有发火,只是反复叮嘱我在校一定好好学习,以后好找工作。

  我不置可否,仍我行我素。毕业后,如父母所愿应聘到一单位做财务,上班报到定岗在出纳。出纳工作繁琐,我不喜欢出纳工作,一天天地很烦,但又不能表露在脸上,对每个人表面热情笑脸相迎,心里却闷闷不乐。

  想重新读书,毕业后开宠物店

  对我的工作,爸妈满意,亲戚们也觉得好。

  爸妈付了首付,帮我买了一套两居室,房子不大,有一个小的生活阳台。有了自己的独立居住空间后,我想养只狗,本想悄悄买,但又怕我妈来看我时意外而起冲突。

  我打电话告诉爸妈想养狗,妈妈坚决不同意,爸爸持中立态度。妈妈的理由很多,房子小,没有大的休闲阳台,狗你放在哪里?你又不爱收拾,狗毛整得到处都是,怎么办?白天你上班,狗在家里屙得到处都是,哪个打扫?她这样问,我觉得根本不是问题,我养自然我负责,白天我上班若怕它乱跑,可买个大点的笼子关着,晚上下班再放出来,若乱屙了我自然会打扫。

  怀柔战术不行,我妈气急败坏,在电话那头尖叫,不行,那房子刚买的,我和你爸都很少住,你却要养狗给狗住,我说不行就是不行!

  妈妈的强硬,让我终于意识到仰仗爸妈、住进爸妈给我买的房子,虽然房产证写着我的名字,但我没有作主的权利;爸妈才是房子真正的主人,他们才有权决定能做什么、不能做什么。

  再说无益,我挂电话后哭了,放弃了养狗的想法,决定不再提养狗之事,等自己真正有能力时再做想做的事。

  狗没有养成,我爸安慰我说,等我结婚后住进大房子,有条件了再养。我笑笑,没有说话,觉得自己和爸妈在心理上一点点疏远。他们生我养我,却不理解我;他们是我最亲的人,又是我有时觉得嫌弃的人,真实的想法总与他们背道而驰。

  为了安抚我,我妈首付给我买辆车,后面的款由她和爸还,我的工资让我自己用。

  我开着他们首付买的车,坐在空调房里,每天早晚在单位食堂吃着免费的饭,拿着稳定的工资。爸妈很满意,积极谋划我的婚事,四处托人打听介绍在他们眼中不错的男士,期望在他们的把关下认识、恋爱、结婚。

  听起来、看上去不错,毕业找到工作,有了房子、车子;男方在我爸妈的选择下,条件自然应该要比我好一些,所以结婚后的物质条件会更好一些。但是,我不喜欢,这些年从上课到上班,每天和枯燥的数字打交道,过着乏味的人生。

  那些在我心里埋藏了很多年的念想,一点一点地往上涌,一天天地在我脑里旋转,不得安宁。

  从事不喜欢的职业,日复一日地如傀儡般活着,没有激情,没有动力,没有憧憬,我快——快——抑——郁——了。

  不喜欢现在的生活,乏味、枯燥,人生一眼看得到头。

  我想重新读书,选择自己喜欢的动物医学专业,毕业后开一家宠物店,过自己喜欢的生活。

  爸妈坚决不同意,我妈炸了,说我疯了,女孩子当出纳活轻松环境又干净,疯疯癫癫地当什么兽医?讲出去也不好听,嫁人也不好嫁。

  上了两年班,想了两年,今年我下决心一边上班一边复习,明年参加全国统一高考,重回学校读书,学我喜欢的专业。

  我攒了些钱,自己供自己,生活费不够我会勤工俭学,不再用爸妈一分钱。

  我还年轻,还来得及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
  爸妈有他们的人生,余生他们照顾好自己,开心过他们的生活,于我就是最大的安慰。而我已是一成年人,想凭一己之力,过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
  我很感谢爸妈对我的付出,但我不是泥巴,不想被他们揉成想要的样子,过他们喜欢的人生。

  (记者 易嫚)

编辑:陈庆
    网络新闻部:023-79310379 广告联系:13983562888 技术:023-79310379
    网络新闻部QQ 250602167 点此给我发消息 广告联系QQ:37771497 点此给我发消息 技术QQ:9663649 点此给我发消息
    武陵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邮编:409099 Copyright ? 2004-2017 wldsb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渝ICP备11002633号-1  《互联网出版物许可证》(证件号:新出网证[渝]字013号) 重庆市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:232016003

渝公网安备 50011402500016号

沙巴体育外围app

365bet官网比分365bet备用